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限制三级  »  大师兄做带班老师
大师兄做带班老师
因为我在本行业中干得还是有点小名气的,尤其是在本职单位,所以母校把我找去为大学毕业生传授经验,上了几堂大课之后,我的老师,现在是系主任对我说希望我能帮着带一下大二的一个班,原因是他们有一个全国参赛的作品,学校之前邀请了一位资深的老师帮着弄,但是这位老师家里临时有事,回老家,在校的老师没有资格接替,所以系里就想起我了,认为我在实战中有很多的经验,比那些只会教书的老师强,希望我能带为排练一个月。


  起初我是不同意的,毕竟我这人单位事情多,外面培训机构加上我还有自己的公司一些私活也很多了,但是架不住我授业老恩师的再三请求,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当时我的条件是,不能在上午,我也不能天天来,我的老师也同意了,就这样我就开始了我的一段意想不到的代课之旅。


  这次带的是大二的一个队,一共十来个人,5个男生,其余的全是女生,有正式演员,有替补也有勤杂人员。第一次见到他们是在周三的下午,那时候全体大学都是半天的,第一次见面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我宣布别叫我老师,叫大师哥就行了,这样就拉进了我们的距离。第一次算是简单的接触,然后挨个给抓内容,一下午的时间一会就过去了,晚上我这个大师兄请这些师弟师妹们喝酒吃饭。小琳也是这个时候走进了我。


  小琳是这个团队的学生领队,也是主力,模样自不必说,毕竟是学艺术类的,个头达到170吧!匀称的身材,一双细长的大长腿,总是喜欢穿黑丝袜配匡威的帆布鞋;目测脚在37码左右;一双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透着激灵。虽然模样出众,身材好,还是小领导,但是小琳经常在他们同学间,装傻卖萌,看着就很可爱。因为小琳是学生领队,在教学上需要和我配合,我俩就留了电话,加了微信,而我在翻看她朋友圈的时候,看到小琳经常在家或者在寝室发自拍,有时候还有穿着丝袜露着脚在寝室床上的照片,看到小琳的丝袜脚(有些是光脚或者棉袜之类)我定下一个目标,在代课这段时间里,一定把小琳拿下。


  加上和小琳接触多了,发现小琳的家离我家不远,有时候我会开车让小琳蹭车回家,在接触中发现小琳的性格也是那种大大咧咧的男孩子性格,没多久就和我兄妹相称了,但是机会一直没有,我有点着急,毕竟我代班就一个月很快就会过去的。


  我记得有一次开车送小琳回家的时候,小琳给我讲了一个冷笑话,大概就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网上聊天,然后那个男的踢球脚扭了,女的关心的要看看,男的就给那个女的发个敷药的脚的照片,男的问女的,你看到不想说点什么吗?结果那个女的来了一句“呵呵想闻!”说完小琳在车里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的,说实话我真搞不懂这帮小孩的思维,但是这个笑话却成了我和小琳玩脚的开端。


  我的课上了能有半个月了,随着比赛的日子也越来越近,我向校方提出申请,要一个小排练厅,专门给我们,别的班不能用,校方挺重视就给了,钥匙由我和小琳单独保管。


  一个周末,我开车带着小琳去学校排练,定的是下午两点开始排练,我们头一点就到了,打开排练厅的门,我出外面抽烟,小琳收拾道具。等我抽完烟回来,小琳把鞋脱了,在 地板上做拉伸,穿着黑丝袜的脚明晃晃的在我面前露着,我眼睛都直了,这是我第一回近距离的不是在照片上看到小琳的脚。


  “怎么不穿练功鞋?”我问。


  “不爱穿,一会的”小琳一边做拉伸一边给我说。


  我直接就坐在小琳的脚边地板上,低头看着小琳的脚,这么多年和女人打交道已经少了那种青涩和害羞多了那份老练和不要脸。现在回想这段回忆的时候,真的还是很怀念之前青涩时光,那种明知道要做坏事,心脏怦怦直跳的感觉。


  “你看我脚干嘛?”小琳歪着脸看我,也不做拉伸了。


  “想闻”我突然想到了小琳给我讲的那个笑话,这话一出小琳又开始哈哈大笑,还那脚踹了我一下。“真的想闻”我看着小琳,让她也能看到我比较真诚的脸。


  最最让我意想不到是,小琳居然把脚伸向我“给你”小琳有点不好意思的,但是有不失大大咧咧的让我闻。


  我把鼻子凑近小琳的脚,深深的闻了一下,上面除了一点点的汗味,什么其他的味道都没有,我偷瞄了一下小琳,小琳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然后把脚又放下了。


  “我没闻够呢!还想闻”我轻声对小琳说。


  小琳又一次把脚抬起来送到我的鼻子边上。


  “我想舔”我半挑逗的说。


  “什么?”小琳应该听到我说的是什么了,但是她应该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吧,重复的问了。


  我压根就不等小琳同意,直接捧着小琳伸给我的一只脚,伸出我的舌头,在小琳的脚掌轻轻的舔起来,我用我的舌头和嘴唇细细的品尝着小琳的美脚,小琳默默的看着我所做的一切,整个排练厅一点声音都没有。透过排练厅的镜子,我看到我在舔小琳的脚,那种感觉还真奇妙的,就像是在看一部恋足片一样。舔完一只,在舔另外一只,每一处地方都不落下,都要细细的品味。


  在我正在品味着的时候,门口传来说笑的声音,其他同学陆续来了,我只能住嘴,起身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因为我当时已经勃起了。


  一天的排练我有点心不在焉,有时候看到小琳的时候,感觉她也有点心不在焉。晚上送小琳回去的时候,我没有提出来舔脚和进一步的要求,因为他们排练下午,出汗很多,我很讨厌。


  回家之后,小琳给我发微信,问我“脚好吃吗?”我回答好吃,还要吃。小琳过了一会回我一句“以后会给你的。”但是那个老师提前回来了,我代课任务结束了,这段时间我和大家都有了很深后的感情,尤其是小琳。


  再一次见到小琳是在放暑假的时候,他们全国比赛挺成功,拿了全国二等奖,夏天的一个晚上,小琳给我打电话说是要找我玩,那天晚上在我车里我又一次的品尝了小琳的脚,我还特意让小琳去超市买了袜子,再品尝的。小琳也在我的指导下,为我做了足交。为什么足交细节不表了,主要是比起只为射精的足交,品尝小琳脚实在是太美妙了。


  再后来我因为工作的原因,前往四川和北京,这一去就是小半年,回来的时候小琳已经有了男朋友,这小子还是我之前代课时候的学生。再后来小琳毕业了,去了北京,据说还和某个星二代交往过一段时间。再与小琳相见,小琳已经没有了那份单纯,多了世故与风情,而我们也就是简单的吃吃饭叙叙旧而已

【完】